專訪全國人大代表、湖南省副省長張劍飛:

  “老型城鎮化”浪費巨大,讓我們勤而不富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 記者  姚冬琴 | 北京報道
  當了6年長沙市市長、去年底剛剛升任湖南省副省長的張劍飛,依然沒有丟掉做市長時“註重細節”的習慣。
  2月22日,張劍飛參加央視財經頻道主辦的“第四屆中國縣域經濟發展高層論壇”。對於城鎮化這個宏大的話題,他侃侃而談,從建築色彩、城市雕塑,到路燈、道旁樹,用眾多案例來說明中國過去20年城鎮化所產生的種種問題。
  “新型城鎮化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?我個人的觀點,新型城鎮化一定要著力解決過去‘老型城鎮化’過程中的現實問題,解決了這些問題,實現更高水平的城鎮化,可能就是新型城鎮化。”張劍飛說,不能一談新型城鎮化,就先想到一個農民工進城可以帶來20萬元的投資,全國加起來30萬億到40萬億元,就能有土地指標、投資規模、項目……所以要加快城鎮化速度,這是功利主義的城鎮化。
  張劍飛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專訪時表示,城鎮化最需要把每個細節都做好。“我們現在不缺大的思路,缺的是把每一件具體的事情做好。老談戰略,不就浮在面上了嘛。細節跟戰略相比,同等重要,甚至更重要。”
  反對建設造價奇高的異型建築
  過去10年是我國城鎮化速度最快的10年,城鎮化率平均年增加1.36個百分點。截至2013年,中國城鎮化率達到53.73%,也就是說,7.3億人口居住在城鎮。但是,在速度提升的同時,城鎮化的質量並沒有明顯提高,反而產生了諸多問題。
  張劍飛表示,比如,在城鎮化高速推進的同時,出現了耕地資源被大量消耗的情況。長三角、珠三角的許多耕地被用來建設城市。現在推進新型城鎮化首先就要關註集約用地,不要寬馬路、大廣場。要走資源節約、環境友好的可持續發展道路,用最少的資源、最小的環境影響,實現較高的生活水平。
  張劍飛說,過去修路,講究逢山開路、遇水架橋,強調寬、平、直,帶來了大量的生態環境破壞。如果按照自然的理念,依山就市,不僅減少資源破壞,同時也與環境協調,做到美觀。
  城鎮化還需要科學規劃,要打破過去的慣性思維,緩解大城市病,方便交通出行。“比如,很多人想到城市形態,就是‘一軸兩帶’、‘一主三副’、‘一網五縱六橫’這樣宏大的規劃。中國每個縣城都請了知名規劃院做規劃,但這些規劃並不能保證是好的城鎮化。”張劍飛說,城鎮化過程中要防止貪大求洋。
  為什麼我們勤勞而不富裕?張劍飛認為,在過去城鎮化過程中浪費了大量的財富是原因之一。現在推進新型城鎮化,城市建設要科學規劃,努力建設高質量、耐久性的工程。“工程的耐久性提高一倍,資源的消耗就下降一半,建設高質量、耐久性的工程是最聰明的集約,絕不能再乾60年代房子80年代拆,80年代房子90年代拆,搬出了施工隊,搬進了維修隊,這樣我們的財富沒有得到有效的積累。”
  他還反對建設造價奇高的異型建築。在國外一些城市,建築風格相對統一、色彩素雅,街區整齊,顯得城市很精美。
  2009年,《長沙市建築色彩管理規定》下發,要求塑造統一和諧、豐富有序的城市建築色彩形象。張劍飛說,對長沙的部分建築進行外立面簡化、色彩調整後,建築顯得漂亮,城市也顯得寧靜。
  農民市民化,必須強調權利、義務對等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農民工的市民化,也是當前城鎮化過程急需解決的問題。要把農民變成市民,湖南打算怎樣做?
  張劍飛:現在有這麼多農民在城市工作,並沒有很好地安頓下來,那你再去城鎮化,再去吸引人,乾什麼呢?得先把這些人的問題妥善地解決。
  農民工的市民化,要客觀看待,我感覺這個問題被誇大了。現在,比如說像長沙,700萬人口,300萬在農村,400萬在城市。可以說,你找不到幾戶人家願意把戶口遷到城市來。在農村,種糧有補貼,還有新農合、養老保險,遷到城市來沒有什麼好處。關鍵在於使農民工的收入和城市居民相匹配,醫療、養老、農民工子女上學,跟城市居民相匹配,享受的是一樣的公共服務就可以。
  但是,這裡面有個條件,必須要強調權利與義務的對等。你的貢獻越大,享受的待遇就越高。
  宅基地流轉或導致“逆城鎮化”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在推進城鎮化的同時,如何保護好農村,建設好農村?
  張劍飛:要保護農村,從根本上還是要用經濟杠桿。如果我們想著中國農民的2億多畝宅基地可以賣40萬億元,大量流轉宅基地, 農村最後肯定留不下東西來。現在,隨著農村交通條件的改善,小汽車進入家庭,有一個現象是,農村建房進入一個新的高潮。農村宅基地權益是法定權益,爺爺、父親、兒子、孫子都要宅基地,有無限的需求。一旦宅基地進入流轉,可能農村現有的承包地都會拿去做宅基地,城市人也會到農村建房,出現一種“逆城鎮化”的模式。對此要加強管理,對基本農田、宅基地的管理。
  對於農村土地流轉,我也有一種顧慮。現在一畝地種糧食一年有600元左右的純收入。如果進入商業化的流轉,首先要給農民600元,然後還要請人來種,沒有效益怎麼辦,就種蔬菜水果、種苗木。這種模式是不可持續的。大家都不種糧食了,將來吃什麼?所以,在土地流轉過程中,不僅要考慮提高農民收入的問題,還要考慮糧食戰略安全、農產品價格問題。
  政府債用了很貴的、期限不匹配的融資方式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城鎮化不能簡單理解為城市建設、城市投資。在城鎮化過程中,作為地方領導,如何突破“唯GDP是從”的理念呢?
  張劍飛:現在我們強調以經濟建設為中心,那麼,經濟建設是什麼?肯定是要城市建設、產業發展。所以我覺得,追求GDP沒有錯,關鍵是要科學。比如說,違背市場規律,不顧環境保護,不顧資源約束地追求GDP,那是千萬搞不得。在經濟建設的過程中,創造了更多的財富,政府就有更多財力來解決社會問題。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您分管城鄉建設,也分管金融。您認為在城鎮化過程中該如何很好地借用金融力量,同時又避免地方債過於龐大?
  張劍飛:我們現在進行城市建設、地鐵建設、橋梁建設,服務年限大多是50年、80年、100年。任何一個國家,任何一個政府,如果用當期的財政收入來支付一個服務百年的基礎設施,是不可能的,需要金融工具。假如我用三年的財政收入建成了地鐵,這三年,老百姓全部勒緊褲帶,之後的人不用付費,只享受,是不公平的。所以,政府負債,是必要的,也是合理的。
  對於政府債務,關鍵在於,一是規模問題,不能超過政府的承受能力;第二,要乾該乾的事情,最有效地使用資金;第三,經常項目下不能貸款。意思就是,政府運轉都沒錢,那你永遠還不清。
  政府債這方面,我們由於過去重視不夠,金融工具不夠多,現在,我們在最需要用錢的時候,用了很貴的、期限又不匹配的融資方式。在國外,地鐵、城際鐵路發債,期限大多在20年、40年,利息可能在3%、4%左右;而在國內,現在不少政府債期限是3年、5年,設施還沒建完就要還錢了。貸款利息8%、9%,甚至有的百分之十幾。所以,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,要發揮好現有政策性金融機構在城鎮化中的重要作用,為城市基礎設施和住房建設提供規範透明、成本合理、期限匹配的融資服務。
創作者介紹

cosplay

wd81wd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